超级中学被指垄断优质教育资源 扩大不公平

  • 日期:02-16
  • 点击:(1092)


超级中学数量较少、比例较高的省份集中度最高,教育生态失衡更为严重。

超级中学不断扩大的配额优势确实带来了更大的城乡不公平,这对高中教育的平衡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大学和学院在争夺优秀学生的同时,也为超级中学的出现和发展以及各省高中教育生态的逐渐恶化承担了一定的责任。

每年高考后,在某些地区创造了高考“神话”的“超级中学”将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教育领域的许多专家尖锐地批评了超级中学的现象。学者们的担忧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超高学校垄断优质教育资源,不利于教育公平;第二,一些研究者认为,超高学校更注重应试教育,而不是素质教育,有的甚至形成了严格的“惩戒结合”的“训练”体系,不利于人才的培养和学生的自由发展。

超级高中因为高考成绩好而受到家长(微博)和市场的欢迎。与此同时,超级高中促进了地区经济和声誉,并将普遍得到地区领导人的支持。然而,一些在现实中非常成功的超级高中受到了基于教育基本原则和公平原则的教育专家的质疑。因此,在超级高中的校长和学者之间有激烈的争论。

对于上述论点,基于学生高考后学业成绩数据的实证研究可以给出肯定的答案,但相关研究非常匮乏。教育部重点大学K大学(以下简称K大学),是国内外公认的一流大学,排名均在前列。我们试图利用2005年至2009年K大学五年级学生5年的数据,K大学在31个省录取了2082所中学,平均每年2493名学生(不包括留学生、陪读生、艺术系学生和体育系学生),并逐一进行分析。

现有的研究主要突出了超高学校的四个可能特征:它们位于省会或大城市,学生规模大,垄断当地一流的学生和教师,毕业生垄断省(区、市)一流大学的招生计划,或“北京大学(微博)和清华大学(微博)”的录取率高,后两者是超高学校的必要条件。根据我们对超级中学的操作定义,全国有84所中学可以被称为超级中学,平均每个省不到3所,其中9个省只有一所超级中学,2个省有6所。

农村户口在超高中的比例远低于普通高中。

2009年84所超级高中占总招生计划的43.80%,高于2005年的35.4%,占K高中总招生计划的40.30%,而其余1998所普通高中仅占招生计划的59.7%。这表明,在高考和自主录取两种录取机制下,K录取名额向超级中学集中的现象越来越多,各省不同中学之间的平衡逐渐被打破。值得注意的是,2005-2009年是自主招生高校数量逐步扩大的五年期,这可能是所有高校在自主招生发展过程中忽略的一点。

从各省的角度来看,在学生人数最多的31个省中,至少有一所超级中学,在最多的省份中有六所超级中学。K大学的招生名额高度集中在7个省,其超级中学占全省招生名额的一半以上。17个省的超级高中占据了30%到50%的K级名额。雷米尼

值得注意的是,从2005年到2009年,不同省份的K型大学招生名额分布普遍遵循历史惯例,即如果K型大学2004年在河北省招生80人,2009年招生80人,尽管这一逻辑需要从公平和效率的角度进行调整。假设河北省没有超级高中,80名学生可能以相对均衡的方式来自全省各地,来自邢台、秦皇岛、张家口、邯郸、承德、唐山甚至固原、赤城等县高中的学生将被k大学录取。但是,如果河北省有超高学校,80名学生的名额将集中在石家庄、衡水等超高学校。对于来自其他地区的高中考生来说,进入K将成为一个小概率事件,这可能会使大多数地区的教师在工作中失去成就感:大多数高中生可以清楚地预见,他们刚进入高中时,进入好学校的机会很小。

同时,不管有没有超级中学,河北省K大学的招生名额仍然是80。超级中学实际上不会改变河北省K大学的总招生名额,也不会给河北省及其人民带来任何福利变化。

超级高中不断扩大的配额优势确实带来了城乡之间更大的不公平。超级高中对高中教育的均衡有很大的影响,对城乡之间优质教育资源的分配有负面影响。

超级高中生的学习成绩与普通高中没有太大的不同。

我们用大学一年级学生的平均绩点作为一个量化指标来衡量学生在大学阶段的学习适应能力,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学生的优秀水平。总体而言,超级高中生的平均绩点为3.08,仅比普通高中生高0.08分,优势非常微弱。从平均绩点排名前15%的比例来看,超级高中的学生比普通高中的学生高出近6个百分点。此外,平均绩点最低的15%的超级高中学生的比例低于普通高中。

这种表现上的差异能直接归因于中等教育吗?例如,我们注意到,拥有K大农村户口的学生在大学一年级的学习成绩明显低于城市学生,而拥有超高中农村户口的学生则更少,这也将使拥有超高中户口的学生在大学一年级的学习成绩更好。

多元回归结果显示,在控制了学生的性别、户籍类型和入学类型后,超级高中生的平均绩点仅比普通高中生高0.04分。虽然这种差异在统计上是显着的,但效果值非常小,没有实际意义。

我们可以认为,在相同性别、户籍类型和录取类型的学生中,超级中学生没有表现出比普通中学生明显的优势。此外,不同省份的超级高中生的表现也不一致。在控制了其他变量后,超高中学生的学习成绩甚至比几个省的普通高中学生稍低。

这个结果意味着如果我们从高考后仅仅一年的角度来看这个评价,从K大学新生的学习成绩来看,超级高中和普通高中的学生没有什么区别,超级高中也没有表现出更高的人才培养效率。除了考试之外,超级高中在学习能力的培养方面还不够好。超级高中的教育可能不会给他们的学生增加更多的潜力。

六个问题“超级高中”

超级高中的治理是另一个值得认真讨论的问题。治理的责任主要在于地方政府和地方教育当局。与此同时,有必要认识到,在高等院校争夺优秀学生的同时,它们也要为超级高中的出现和发展以及edu的逐渐恶化负责

第五,K大学和中国的其他一流大学已经逐渐接纳了更多的超级高中学生。在破坏各省高中的平衡和公平的同时,他们也追求更高的录取分数。然而,他们从本质上提高了这所大学的学生质量吗?

第六,在高考录取仍然主要取决于高考成绩的情况下,K大学和国内其他一流大学是否应该为普通中学的自主录取分配更多的名额?如何在“优等生入学观”下促进各地区教育均衡公平的实现?

我们的研究只是基于K学生的数据,对超级高中的分析还只是一瞥。2009年以后,超级中学经历了一个发展时期。对所有“985”大学的长期学生和学生学业成绩数据的分析将更全面地揭示所有问题。我们相信,依靠来自高校的更实时、更全面的数据,可以对超高学校的公平与效率进行实时、深入、全面的分析,不断提醒高校,特别是一流大学,在自主招生和高考招生中要特别注重价值和效率。中国的教育是一个相互影响的整体系统。一流大学对高中教育的平衡生态和公平发展也负有重要责任。

(黄晓婷是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与科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陆晓东是北京大学教务处副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