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消亡史:孙宏斌“剥离”贾跃亭,乐视网或将退市

  • 日期:01-13
  • 点击:(1756)


2017年7月,当前往美国的贾跃亭走出乐视大厦时,他可能不会认为仅仅一年后,他的名字就会成为大楼里最忌讳的三个字。

建筑仍然是那栋建筑。这只是一个名字。它变成了“乐融”。

“乐视”是旧时代的东西。十五年前,躲藏在北京紫竹桥住所的山西商人贾月亭和他刚刚离开系统的战友李嘉图(ricas)成立了北京锡伯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一年后,西贝的通信流媒体部门被拆除,改名为乐视,后来才为人所知。

从此,贾月婷和乐视同甘共苦。

2018年,当乐视逐渐被遗忘时,贾月婷留下的印记也逐渐被他的接收器移除,乐视的名字也随之消失:乐视更名为乐融和乐融,乐视影业更名为乐创娱乐.乐视名下唯一剩下的就是上市公司乐视网络。

然而,一些与乐视关系密切的人士告诉腾讯《深网》,以乐融智信为中心的电视业务很可能会与乐视分离,随着新一轮融资的到来,分离的进程将会逐步推进。

早在今年4月,乐视就宣布腾讯、京东、苏宁、TCL和弘毅都已进入乐融进行新一轮融资。同时,乐视还宣布,如果质押危机得不到解决,乐融将失去新的控制权。

一旦乐融重新成为一名新的“独唱”玩家,失去这一高质量业务的乐视将成为一个空壳。退出市场并解散如果没有意外,这将是乐视的命运。

毕竟,随着孙宏斌此前一系列救助措施的失败,除了被锁定的投资者,谁会考虑真正救助乐视?

贾跃亭建立的乐视帝国,经历了太多的沉浮,却没有改变命运。“易”施乐大厦的更名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就像乐视的命运一样,这座建筑充满了传奇:穿插着新旧时代,界限不断模糊。

2010年成功上市后,贾跃亭通过复杂的资本运营,逐步将乐视网络带入中国互联网的核心。然而,与飙升的资本市场相反,乐视早期的办公空间极其简陋。

对于腾讯《深网》联系的乐视许多前员工来说,东方美狄亚、泰德广场和阳光100的名字都深深打动了他们。像网吧的办公环境一样糟糕,由于通风不良,一些办公区域常年烟雾弥漫。后来,由于快速扩张,甚至需要两名员工共用一个工作站。

这曾经吓退了许多专业人士。一名早期加入乐视的员工告诉腾讯《深网》,乐视的报价比当时的同行略高,但环境太差了。许多人几天没呆就离开了。“那些愿意留下来的人可能是我们这些缺钱的人,”他开玩笑说。

2013年,经过几轮扩张,乐视终于搬进了当时名为“鸿城新泰”的大楼,结束了数年痛苦的游击职业生涯。

搬进新泰时,鸿城新泰只是乐视租用的场地。然而,在许多乐视前员工眼中,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他们曾经引以为豪。乐视的一名前员工告诉腾讯《深网》,虽然日子不好过,但看到公司一步一步发展,最终搬进自己的大楼,是一个巨大的成就。

甚至,在一些人眼里,鸿城新泰大厦是“反击”的象征。乐视早期的员工中,有许多受过高中教育的员工至少在公司成立的早期,它对精英的吸引力不如后来。

更好的办公环境让乐视员工非常开心,他们曾经一度过着艰苦的生活。每个人都期待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果然,这也是乐视新高峰的开始。乐视系统的非上市公司乐视控股有限公司在租用鸿城新泰大厦仅一年后,就从该大厦的原业主北京八大关购买了整栋大厦。

乐视在2015年开业后不久,其招牌终于取代了鸿城新泰,成为北京东四环天际线的一部分。

那一年,几乎每个乐视人都以快乐为荣。公司的所有者贾月婷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很少有人愿意称之为“贾总”。“老贾”很善良。

在办公楼里遇到“老贾”是他们朋友经常谈论的话题。即使是网络老板,其影响力仅次于英美烟草和其他公司的创始人,大量普通员工仍然可以在乐视大厦仅有的三部电梯里迎面撞上他。这时,“老贾”总是用他招牌式的慈祥笑容让挤在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感觉像春天的风景。

腾讯《深网》获得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11月危机前夕,乐视有8000多名员工居住在该大楼内。

但这并不是乐视员工的全部。由于开发过程中的快速扩张,大楼里早就挤满了人,一些子公司和业务部门不得不重复过去的错误,过着出租办公楼的生活。

2

乐视体育是不在这里工作的公司之一。

与乐视大厦相隔朝阳公园大桥,步行大约需要七八分钟。乐视体育办公室是一栋只有两层的灰色建筑。据说东四环路上的那栋小楼与精致无关。灰色不是一种刻意创造的风格,而是一种普通的混凝土墙,简单而无与伦比。

这曾经是羽毛球场。2015年初,成立独立公司不久的乐视体育(Letv Sports)从旧水锥的花、鸟、鱼、虫市场搬到这里。据首席执行官雷鉴真说,它靠近乐视大厦。

雷鉴真的新事业从此开始。在此之前,音乐媒体人雷鉴真一直从事媒体相关业务。即使在乐视,他仍然是乐视的主编。在乐视体育成立之前,它几乎没有越界。

但是在乐视体育,雷鉴真带领他的团队覆盖了媒体以外的领域。2015年注资后,乐视体育迎来了疯狂扩张时期。除了广播体育版权,乐视体育还拓展了赛事运营、智能硬件和电子商务等诸多业务。

因此,乐视体育成为了业内的新星。第一轮是8亿元,第二轮是80亿元。到2016年,乐视体育将因疯狂追逐资本而成为公认的“本土巨头公司”。

这时,离开刘利屯的小楼被提上日程。曾担任乐视体育高级经理的高辛(化名)告诉腾讯《深网》,在2016年的第二轮,很多明星选择追随(包括孙洪磊、刘涛、陈坤等10多位明星)。一些明星在完成实地考察时,对破旧的办公空间感到震惊。

“人口最多的时候有1000人,但是这座建筑应该能容纳大约400人,”高辛说。这个地方又小又拥挤,场地本身的条件也很差。雨季时,外面大,里面小是正常的。

根据计划,乐视体育将在2016年底搬入新办公室。这座破旧的建筑将成为历史,一个大公司早期奋斗的珍贵记忆,并将被后人铭记-

如果2016年11月6日不来,它可能真的会来。

那天,乐视危机首次出现在世界上。不久后,乐视体育、乐视移动、易抵、乐视视频和一系列乐视公司都卷入了漩涡。

在此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从以150亿美元救助计划启动的中国容创,到陶云资本、新根资本等,许多利益相关者纷纷进入市场。与此同时,大量拖欠工资的普通雇员加入了讨债供应商的行列,并与其前雇主进行仲裁。

无论是对面的乐视大厦还是搬到新办公室的乐视体育,它都在漩涡中心深处。

没有人能幸免。

乐视体育搬出六里屯后不久,张昭带来了他的乐视照片。至于原因,同样处于危险中的张昭只说了两个字:便宜。

3

张昭是贾月婷的好朋友。

在乐视系统中,没有多少人可以和贾月婷交流并成为他的朋友。个人关系密切的美国人应该算作一个。在2010年或2004年之前,贾跃亭仍不被称为贾跃亭。当时,李嘉图已经落后于贾跃亭。

张昭不同。2011年,未能成功成立自己的雷电影公司的张昭,在得到贾跃亭独立上市的承诺后,终于下定决心,拿出自己的网络成立乐视电影公司。

这不是一家“乐视”公司。它不需要太多PPT。乐视影业由张艺谋创立

不久乐视影业成为中国五大私人发行公司之一。即使在乐视的巅峰时期,乐视影业也是乐视七大生态系统中最好的业务。

张昭和贾跃亭是他们各自的巨头。当乐视的生意还不错时,这两个家庭甚至经常一起旅行。这在乐视系统中很少见。

张昭是一名真正有权发言的政府官员,因此乐视影业保持了一定程度的独立性。虽然有时可能与整个乐视系统存在一些分歧,但在上市或随后注入上市公司的问题上,两者的方向是一致的。

但是风暴改变了一切。

贾月婷需要钱。2016年底,为了拯救生态危机,张昭向贾跃亭借了一笔钱,这笔钱曾经影响了电影业的日常运作。

到2017年,情况没有根本改变。乐视影业的一名前员工向腾讯《深网》证实,贾跃亭一再向电影行业借钱曾让张昭感到不安。“老张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很难说不”,直到违约发生,孙宏斌亲自出面干预,贾月婷和张昭之间的金融交易才停止。

那是2017年年中,乐视影业搬到柳利屯已经半年多了。

从施乐大厦到六里屯大厦,你不需要开车,你可以步行。贾跃亭一再表示要钱,但没有回应,最后还是屈服于自己的脾气,来到楼下的小屋里。

但是张昭还是没有看到他。

不到一个月后,2017年5月,贾月婷辞去乐视总经理职务。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的所有职务。

贾月婷几乎完全离开办公室,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回来。

4

张昭没有离开。乐视影业是他的。他不能放弃它。

随着2017年10月接替乐视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梁军辞职,乐视系统中只剩下张昭。10月25日,当时更名为新乐视的Letv.com正式任命张昭为管理委员会主席,融创刘书庆为副主席。

根据乐视一名中层员工的说法,管理委员会主席相当于乐视的临时首席执行官。然而,这个决定也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张昭对硬件业务一窍不通,指挥新乐了解全局会有一些困难。

除了张昭自己的愿望之外,最终在当年12月,张昭未能成为正式会员,但刘书庆被正式任命为乐视CEO。

张昭选择切断原来的乐视系统,带领他的乐视电影产业重新开始。即使重新开始的代价已经非常沉重。

事实上,他在整个2017年都处于高度焦虑之中。同年11月,张昭在与一群老媒体朋友共进晚餐时坦白承认,今年他吸烟更多。

这一天最初是为了庆祝“新音乐和娱乐”的诞生。张昭是个健谈的人,他通过喝酒谈论一切。即使喝醉了,他们也开玩笑说乐视影业应该换成“张昭影业”。

但是一提到贾月婷,我就不想多说什么。

吃饭的地方是东四环路上的建一住宅,离刘利屯小楼只有一公里。站在门口,你可以看到乐视大厦顶层的标志。

five

是梦还是醒。

“新乐视”仍然没有继续它的“乐视”梦想。今年3月,更名为“新乐视娱乐”的乐视影业再次更名为乐创娱乐。4月,乐视志新更名为“新施乐志佳”,又更名为乐融志新。

孙宏斌加速了贾月婷的印记剥离,没有人愿意继承乐视的衣钵。

乐视大厦由于裁员和自愿辞职,2017年全年员工人数大幅下降。

其中,截至2018年初,未上市乐视系统乐视控股的员工很少留在大楼里。知情人士告诉腾讯《深网》,乐视控股目前只有几名员工,已经搬到乐视体育的新址酒仙桥电通大厦,但已经转向另一家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乐视控股的原有业务已经完全消失。

一位乐融内部人士告诉腾讯《深网》,施乐大厦现在有1000多名员工,他们现在都属于乐融致新。

乐视大厦更名绝非偶然。

6

在此之前,新版工作证已经分发给他们,印有“乐融”的背景纸取代了原来的乐视标志。根据安排,今天上午,集团首席执行官刘书庆将公布该建筑的新名称“乐融”。

仍然在这栋大楼周围。

事实上,早在一周前,乐融的标志就已经挂了,但刘书庆显然想创造某种仪式感。透过这座对施乐人来说充满意义的建筑物传达一些正面的东西,可能不是坏事。

随着大楼的开放,每个人都期待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最初是计划好的。

庆祝花篮放在一楼的入口处。去年,花篮摆放的地方也挤满了前来讨债的供应商。人们穿着“施乐还钱”的衣服,这让门口的保安很头疼。迫于无奈,乐视控股派出员工安抚。

“我确实帮助说服了人们回来。我没想到离开后,我成为了一名申请仲裁的讨债人,”乐视控股的一名前员工不情愿地告诉腾讯《深网》。

不管怎样,至少最近乐视大厦的门被清空了很多。

但是篮子最终没有用。仪式开始前不久,自称乐视控股财务人员的人员带领四五个人安静地坐在楼下,抗议大楼更名。由于害怕在比赛中发生事故,乐融不得不取消比赛。

这让刘书庆很沮丧。在接下来的媒体交流会议上,刘书庆显得有些粗鲁。她告诉PPT关于乐融品牌的概念,突然她的声音剧烈波动,然后她哽咽了。

这曾经使乐融的员工非常拥挤。幸运的是,交流会议顺利结束。

这是一个不完美的品牌外观。出生于房地产行业的刘书庆习惯于在幕后做生意。接管乐视后,她被迫去前台,直到现在还没有接受采访。

但是乐视的余波还在她面前,没有退路。

7

在刘书庆和她的老雇主荣创的努力下,悦榕也许会有未来。

根据Letv.com今年4月发布的公告,公司已经质押了乐融致新持有的全部股份。如果质押资产因公司不能按时偿还债务而被依法处置,公司将不再拥有实际控制权。

这也意味着乐融致新的第二大股东天津嘉瑞(实际由荣创中国控股)有可能取代乐视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从而实现乐融致新脱离乐视系统的目标。从乐视目前的财务状况来看,这几乎只是时间问题。

事实上,作为目前乐视网络系统最核心的资产,乐融一旦从乐视网络系统中“独飞”,将会实现新的发展。

今年3月,乐视宣布与腾讯视频合作。今年4月,乐融致新宣布有意筹集资金,包括腾讯、京东、TCL等公司。虽然目前融资尚未完全实现,但增资意向的实现意味着更多的行业公司仍然关注乐视。一位乐融内部人士向腾讯《深网》强调说:“只要乐融没有乐视的债务负担,管理层的顾虑就会少得多。”。

为此,乐融最近开始打造新的商业模式“荣罗盘”。刘书庆告诉腾讯《深网》,今天的乐融将被定位为一个旨在建立生态协同的开放平台。

具体来说,乐融将整合荣创吕雯、乐视、腾讯、芒果等合作伙伴的资源,向国内用户出口产品。

张昭的乐创娱乐也将成为合作伙伴。

目前,乐融“蓉罗盘”模式的首个登陆项目《童话侠》已经向公众公布。这个综艺节目将在中央电视台的视听平台和中国的互联网电视平台上播出,由融创提供明星资源等方面的支持。其提升苏南文化旅游城市的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

全新的定位为荣荣在荣荣系统中找到了相对清晰的定位:一旦《童话侠》顺利运行,荣荣接管万达的温绿城项目很可能会移交给荣荣进一步联合运营。

这使得荣创和悦榕一直强调合作,他们第一次有了合作的实体。

8

然而,乐融很好

这可能超出了刘书庆的能力。

腾讯《深网》发现,在最近的露面中,刘书庆反复强调“难以收回应收账款”和“难以自救”。就具体措施而言,刘书庆的计划仍然相对有限。

到目前为止,乐视上市和未上市系统之间仍有数十亿起纠纷。然而,过去一年的一些发展可能预示着最终结果。

一位证券分析师告诉腾讯《深网》,乐视目前的基本碟片几乎都集中在乐视上。随着融创对乐视的控制力度越来越大,一旦乐视失去对乐视的控制(也就是说,乐融提出了新的想法),这几乎代表了乐视的彻底崩溃。

另一方面,乐视自身的财务状况和政策环境也是乐视退市的原因之一。根据Letv.com 7月28日发布的公告,公司预计2018年上半年亏损11.05亿元至11.1亿元,这将导致上市公司股东在2018年6月30日前拥有负净资产。如果审计后公司2018年净资产为负,公司有停牌风险。

现在是中国证监会发布新的退市制度的时候了。一个更完善的退市系统将率先击败一些符合条件的公司。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与不断上升的风险相反,仍有许多散户投资者被困在乐视。截至2018年3月31日,乐视股东总数从2017年12月31日的186,000人激增至327,100人。

不要上升,要下降。预计在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发布后,这一数字仍将相当可观。

“当5元左右时,大部分资金已经从乐视撤出,”上述证券行业分析师表示。“目前,乐视没有多少机构。除了一些被锁定的老股东,一些机构可能只是为了短期投机而进入。”

没有人真正拯救乐视,这是散户投资者的预期。换句话说,没有拯救的意义。

乐视退市时,孙宏斌笔下的乐融或许已经重生,乐创复活,贾月婷的汽车梦已经实现,但股票代码将成为乐视的最后墓志铭。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