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2017,2019→:募资、投资、退出数据大对比

  • 日期:03-09
  • 点击:(1756)


Venture Capital“←2017,2019→”:融资、投资、退出数据大比较,太亮点了!就在去年11月底,兰驰风险投资宣布2019年募集人民币和美元资金,总额达35亿元,是今年以来中国最大的早期投资机构之一。在2019年,即“后资本冬季时期”,这一数字确实给了该行业一个提振。然而,如果我们回顾2017年,筹资规模仍然相当普遍。据清科私募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称,今年整个中国股票投资市场的融资总额接近1.8万亿元。今年以来,截至第三季度末,仅支出了8310.4亿元。

最近,“2017,2019→”成为热门话题,出现在所有社交平台上。通过比较2017年和2019年的情况,许多人怀着无限的情感回忆过去和现在。对于创新圈来说,2017年和2019年也是完全不同的时代。

一些投资者在接受采访时坦率地承认,“资金更难获得,投资更谨慎,但这个行业确实越来越规范了”。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股票投资行业的“2017,2019->”是什么样的。

从仲夏到冬天:基金募集大幅缩水

基金募集、投资、投资后管理、撤回,这是股票投资基金的完整生命周期。风险投资是一个需要回归“业务”本身而不是依赖资本和媒体的行业。这项业务的开始是筹集资金。

谈到筹集资金,很多接受牛妹采访的投资者表示,2017年是国内机构筹集资金的“黄金时期”,不仅难度降低,而且有更多的资金投向市场。

事实上,从2015年到2017年,在“双创新”和“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国内优质可投资产品不断涌现。大量民营风险投资机构、国有资产机构、金融机构和战略投资者进入市场,为股权投资市场注入了活力。中国风险投资/私募股权市场的投资和退出数据达到新高。

2017年,美国风投/私募股权融资2650.84亿美元,中国股票投资市场融资1.79万亿美元,新增基金3574只。但是,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募集资金总额为8310.4亿元,募集了1931笔新资金,这可以揭示一些趋势和趋势。

牛妹数了数过去五年的筹款情况:

从以上趋势来看,明显有上升和下降的趋势。事实上,自2016年开始爆发式增长以来,2017年和2018年的机构融资一直保持着相对良好的势头,行业也直接进入了“盛夏”。

自2017年底以来,各机构报告称,它们遭遇了“资本的寒冬”。2019年,他们甚至称之为“冻死”。筹资总额同比下降20.4%,难以正常筹资。业内的一个普遍判断是,“大浪淘沙”,总部机构将占据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

风向转变:投资偏好变化的历史

如果融资趋势相对清晰,那么2017年至2019年的投资变化完美地解释了“时尚是一个周期”,即投资趋势是可变的。

让我们先看看整体投资情况。

根据清科私募数据,2017年投资案例总数为1.2万亿元,而2019年前三季度的数字分别为5461亿元和4314.1亿元。如前所述,筹集的资金数量急剧下降,投资将更加谨慎。这种变化也是可以理解的。

让我们来看看机构投资偏好的变化。

据私募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9年,牛玫分别统计了投资金额排名前五位的行业:

事实上,互联网、电信及增值服务、生物技术/医疗卫生、信息技术等热点行业是近年来机构追逐的热点。虽然每年都有不同的分部。例如,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是机构在2017年和2018年的投资重点,而许多机构将选择“出海”或对今年和明年的消费轨迹保持乐观。然而,我们仍然可以从机构的投资偏好中看到一些趋势和趋势。

让我们看看投资者

从投资额来看,2017年中国股票投资市场最看好的三轮是上市后的固定增长,第二轮和第二轮。2019年第三季度,顺序将调整为第a轮、第e轮和第e轮、第b轮。简单粗略地说,投资确实有向早期阶段转移的趋势,这也是近年来许多行业领袖转型的方向之一。

退出方式多样化:渠道不断拓宽

许多受访投资者告诉牛玫,2017年股权投资机构将主要依靠首次公开募股退出。

根据私募股权数据,2017年私募股权市场退出总数为3409个,其中1069个为首次公开募股退出,创下近年新高。2019年前三个季度,中国股票投资市场共有1532只股票退出,同比下降20.6%。被投资企业上市约999家,同比增长54.4%,其中科技板块投资企业上市372家。从这个意义上说,科学创新委员会的成立对丰富机构退出方式、拓宽退出渠道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让我们再做一个详细的比较:

从数字的角度来看,今年前三个季度的首次公开募股退出比例比2017年高很多,但集中度更高。主要原因是科学创新委员会的成立,这确实为该组织提供了另一个退出渠道。

但与此同时,我们应该看到,即使今年增加了SciDev.Net的新渠道,与2017年相比,退出案例总数仍大幅下降。

对2017年和2019年私募股权市场的简单比较,最后说几句话。

对于风险投资行业来说,显然还处于严冬。除了适应政策变化、更严格的监管和新的市场形势,另一轮互联网泡沫也感受到了被戳破的痛苦。似乎筹资很困难,投资很谨慎,退出也不那么顺利。工业环境似乎也缺乏“好项目”。对院校来说,今年确实是艰难的一年。2017年会有多繁荣,2019年会有多低迷?

然而,有一句很好的谚语说,“最好在事物成长的过程中留意它们。”该行业现在经历的是一个中国资本市场从探索走向成熟、从无序走向标准化、从混乱走向透明的时代。所有的努力都不会白费,所有的痛苦都不会只是痛苦。当行业真正成熟、合理和规范时,所有参与者都能实现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