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散千金,卖房子,把名字刻上几百所学校,“如果做不好,这三个字就是我的耻辱”

  • 日期:01-10
  • 点击:(998)


田家炳坚持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捐赠学校。他说这会让他和他的后代对自己更加严格。“如果你做得不好,田家炳将是一个耻辱。”

1

田家炳1919年出生于广东省大埔。16岁前,他因父亲去世而辍学经商。

1937年,田家炳去越南出售家乡盛产的瓷土,并在两年内成为越南最大的瓷土供应商。然而,动乱和战争阻止了他继续从事这一行业并搬到印度尼西亚谋生。

在印尼,田家炳建立了一家口香糖厂和一家塑料薄膜厂,并很快进入了一个新世界。1959年,印度尼西亚日益明显的反华倾向令他担忧。此外,他希望他的孩子能接受纯粹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他的家人搬到香港开始新的事业。

当时,当香港轻工业蓬勃发展时,田家炳在新界屯门的海滩上建了一间工厂,生产塑料薄膜和人造革。几年后,它建立了一个现代化工厂,成为香港人造革和化学工业的领导者。

之后,田家炳进军房地产,在中国大陆投资建厂,完成了田家大厦和香港几栋工业大楼的开发,并在东莞建立了全自动生产的田家化工。

到了20世纪80年代,他已经是香港著名的亿万富翁。

2

田家炳从小就有做一个好人的理想。

几岁时,父亲教他背诵《治家格言》,并要求他“勤奋、节俭、诚实、简单”。他回忆说,当时他最感兴趣的事情之一是研究张贴在学校或其他地方的捐赠方名单,他最想成为名单上的人。

生意成功后,田家炳开始实现他的愿望。

他认为振兴国家的方法在于人才,人才始于教育,中国的希望在于教育。当时,许多地方把教育视为一种负担,他总是强调这种沉重的负担应该转化为巨大的资源。

从那以后,他几乎所有的财富和生活都被奉献给了教育。

1982年,田家炳成立了一个非营利组织田家炳基金会,它纯粹是为了公共福利。1984年,田家炳将其企业移交给下一代经营,规定每年至少将10%的利润用于公益事业,并开始全心全意致力于慈善和教育事业。

迄今为止,田家炳基金会已资助中国93所大学、166所中学、44所小学、20所职业学校和幼儿园以及1800多个农村学校图书馆。每个省市都有他的支持。

同时,田家炳基金会在3所海外大学设立奖学金支持中国学生,捐赠了29所医院、近130座桥梁和道路,以及200多个教育以外的其他生计项目。

捐赠助教几十年也为他赢得了“百所学校之父”的美誉。

3

田家炳认为良好的教育首先必须培养优秀的教师,所以师范教育已经成为他支持教育的重点。迄今为止,该国几乎所有师范大学都收到了田家炳的捐赠。

中学是田家炳捐赠的另一个焦点。原因是,与小学、国家义务教育乃至各行各业有希望的项目相比,中学的支持较弱。此外,他认为高中很重要。他高中辍学了。

1984年,田家炳在家乡广东省大埔县捐赠建造了“贾冰第一中学”。现在,除了北京和西藏,他捐赠的中学遍布中国各地。

在西藏,田家炳没有直接捐款修建学校,但他在其他省市的田家炳中学开设了西藏班,分批将藏族儿童运送到内地。

至于北京,或者他认为北京的中学在正确的时间在正确的地点,条件优越,所以不需要捐款。

4

不要锦上添花,要及时给予帮助。捐赠只是为了支持教育,把社会的“负担”变成社会资源。这是田家炳的慈善原则和捐赠教育的想法。

不像那些做生意时在一个地方捐钱,或者思考时首先捐钱的人

他一生致力于慈善事业和他孩子的生活。田家炳的长子田庆贤已经放弃了他的事业,成为了基金会的主席,继续他的志愿工作。

多年来,田家炳的贡献一直在增加,但它的业务越来越小。要不是有先见之明并设立了一个专业慈善基金来捐赠财产,并利用专业管理来保持和增加基金的价值,田家炳早就想捐赠,但却无力捐赠。

但即便如此,田家炳还是不够谨慎,没有捐。

5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田家炳企业和和田贾冰基金会的收入都连续低于预期。2001年,还发生了一场危机,由于缺乏资金,捐款承诺可能无法兑现。

在这种情况下,向捐赠者解释。等等,但是田家炳召集他的家人讨论了一个大问题。

20世纪60年代中期,田家炳在香港的黄金地段九龙塘买了一栋建筑面积超过700平方米的豪宅和一个大花园,然后为他的家人重建。

现在,他决定卖掉房子。

80多岁的人卖掉了房子。亲戚朋友来劝阻他们,并和他算账。如果他们想卖掉房子,现在就不应该卖掉。该房屋的市场价格最高时超过1亿港元。现在他们急于出售它。价格只能达到5000万到5200万港元。他们甚至可以得到更低的价格。

但是田家炳为每个人计算了另一个账户:

“有了5000多万元,每月将会有几十万美元的利息,而我们不会有几万美元的一晚。这值得吗?卖了一栋大房子,租了一栋小房子,客厅就没了,假山、花坛和鱼塘也没了,但是这个困难总是可以克服的,对吗?”

最后,田家炳卖掉了他的房子,把他豪华的公寓换成了贫困地区的20多所中学。

在交易过程中,买家知道他急于卖掉房子,以便捐给学校。他不仅没有要求他降价,还额外提供了400万港元,这让他很感动,也让他很高兴:如果他做得好,他会得到好的结果。

田家炳遇到了许多这样的困难。每次,他都卖掉房子,贷款来履行他的诺言。“人们已经制定了计划,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成百上千的学生可能会受到影响。”

2003年,为了帮助香港理工大学和城市大学完成一项筹款计划,田家炳向该校捐赠了超过600万港元的按揭贷款。

2005年,田家炳出售其核心房产天方,提前获得近3亿港元,用于支付已实施项目和扩大捐赠,所有这些都捐赠给了内地的大学和中学。

2009年,田家炳以他的名义向基金会捐赠了所有财产,包括四栋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办公楼,这样基金会就可以在日益高昂的成本下帮助助教们走到最后。

时至今日,田家炳基金会仍以教育为核心有效运作,其决策和管理工作委托给了来自香港九所大学的专业人士。

6

捐赠意味着数百万,数千万,田家炳全年都在捐赠,在数十亿的捐赠背后过着贫穷的生活。

他没有私家车、地铁、公共汽车或步行上下班;他不喜欢高端生活。他穿了十年的鞋子,他的袜子也补了又补。长期以来,他每月的生活费只有3000港元。

他不搞排场,不抽烟不喝酒,也不喜欢社交。许多人会庆祝他的80岁和90岁生日。他不喝酒也不举行宴会,只是和家人朋友静静地聚在一起。

他省下每一分钱来支持教育,也希望捐赠者能善用每一分钱。我知道内地有些地方接待客人,并且有只在举行大型活动时才表示尊重的习俗。每次捐赠前,他都会特意问候客人,让一切变得简单,并把钱花在孩子们身上。

有些人仍在摸索他的规则。哪里有大鱼大肉招待他,哪里就会失去他的捐赠。

田家炳曾经说过,“每个人都做一件小事,结果却是件好事。so

田家炳对下一代的教育很苛刻。长子田庆贤回忆说,虽然他小时候住在一栋别墅里,但他没有多少零花钱。他长大后,许多儿时的朋友指出,甚至为家庭财产而战,但他们得到的是他父亲的一句话:“为孩子存钱总比为孩子积累美德好。”

积累了这么多多德的田家炳并没有声称自己是高尚的,并为自己至今的成就感到骄傲,但他没有拒绝任何一件事。他甚至欢迎给自己命名为捐赠学校。

他希望用这种方式吸引更多的人去做好事,也用这种方式鼓励他自己和他的孩子。

“如果你做得不好,田家炳不会美化田家炳,而是会诋毁田家炳。如果父母告诉他们的孩子不要送他们去田家炳学校,田家炳将是一个耻辱。”

田家炳90岁时仍然精神矍铄。他说他一生都不相信风水、占星术和命运。他健康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的精神健康。

“我总是要求内心的平静、满足、帮助他人和幸福。虽然我不受宗教的束缚,但我欣赏这种精神境界,享受精神繁荣。”

人们活着的时候总是要做一些事情来实现他们的价值。许多企业家的目标是把企业变成一个百年老店。田家炳为他和他的家人建立的方式是慈善一个世纪。

卖掉房子后,田家炳和他的妻子住在租来的公寓里。在简单朴素的“新家”里,他和妻子可以透过窗户看到见证他们全盛时期的大洋房。

有人问田家炳,这值得吗?

田家炳回答说,教学楼的建造和成千上万学生的阅读声音比他和他的家人住在世界上最好的房子里更有意义。

这篇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商人陶略,二维码: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