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村小学的钟声:一家四代坚守乡村教育的故事

  • 日期:03-10
  • 点击:(1720)


2020年,《中国教师报》推出了“温度”特刊,温度版的报道理念是:“有温度,就有态度!

态度,深度!

我们试图把每一份报告都写成一种有温度的存在。

尝试将特别版

制作成《中国教育报》报道的“温度计”。

贾村小学的钟声胡庆如最美丽的四代同堂故事

胡庆如,一位乡村教师,曾三次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的屏幕上,一个四代同堂的家庭深深地从事着乡村教育,三代同堂。如今,已经从胡庆如家族的四代人中招募了20多名乡村教师。央视主持人白在第一次见到胡庆如时表示,这个家庭和四代同堂的学生让他想起了老舍的《四世同堂》,但“大厅”是一间教室。

故事时间:1945-2020

故事地点:河北省萍乡县贾村小学

讲述者:农村教师胡庆如

胡庆如的家里藏着一个已经过时多年的钟。这座古老的钟显然很旧,缺了一个角,它是贾村小学75年历史中唯一运行的东西。

自从1945年贾村有了学校,祖父胡金坤、父亲胡庆瑞和后来的胡庆如就敲了这个钟。如今,校园里的旧钟已经被一个更漂亮的音乐钟所取代,但胡庆如仍不愿扔掉它。在他看来,这个钟已经成为一种象征,隐藏着这个家庭四代人的教育故事。

在河北省萍乡县教育界,胡庆如被称为农村教育的“老黄牛”。他的家庭在四代人的时间里培养了20多名农村教师,并培养了2万多名学生。“教育家庭”这个好名字也广为人知,因为他已经在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出现过三次。有人高度赞扬胡庆如的家庭:“一个老师的榜样,2万名弟子,3英尺的平台,和四个家庭传记。”

贾村是一个普通的村庄,离县城大约10公里。春节前,记者们进入了村子。从村头一直向西到尽头,有一个小院子,这是胡庆如的家。

出来迎接我们的胡庆如,中等身材,面带微笑,说话很慢。当他受到同事们的表扬时,他有点害羞,低下头向前探了探身子。他的眉宇间透露出学者的气质,一套中山装更强化了这种印象。

胡庆如走进院子,领着记者直奔书房。这项研究是读者的标准。这是他读书、看报、处理工作和接待客人的地方。在这个小书房里,两面墙上的书架上都摆满了书。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有三件:一件是萍乡县委、县政府颁发的“教育家庭”牌匾,一件是中央电视台颁发的“最美农村教师”奖杯,还有一件是家里所有教师的全家福。

这项研究储存了教师的所有想象力。胡庆如围坐在一张方桌旁,向记者讲述了这个家庭的教育故事。

贾村小学新校区

第一代:爷爷胡金坤

胡庆如的爷爷胡金坤,被当地人尊为“胡先生”。

1945年,邢台在全国许多地方解放之前。今年,就读于私立学校的胡金坤在村民腾出的两栋房子里创办了贾村的第一所小学。以前,贾村的孩子很少有机会学习。

当时在贾村的小学,胡庆如只听到爷爷、爸爸和村里的老人一个个地谈论一些片段。他脑子里只剩下一些潦草的记忆。

一个老师,两栋房子,八个学生和一个挂在树上的铁铃铛。钟声第一次响起时,贾村小学正式开学了。那时,校园钟声可能是村里最美丽的声音。每天早上,当铃声响起时,声音可以环绕整个村庄,不仅唤醒了学校里的孩子们,也唤醒了因为贫穷而沉闷的村庄。

胡金坤在前8名学生中教了3名教师、2名会计和1名医生。后来,他们有的成为县委常委,有的成为县法院院长,有的成为县一中的校长。

王华民,80多岁,是胡金坤的第一批学生,也是萍乡一中的原校长

那时的勤工俭学非常有趣。学校为村民们开了一个食堂。学生们买卖他们自己的商品,赚了钱分享红利去买墨水、纸和墨水。正是通过这个勤工俭学,王华民完成了小学学业。“胡先生对我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我的家庭现在有三代教师,已经成为村上的教育家庭。”王华民说道。

村里的老人说:“胡老师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从不放弃学生。”不仅如此,胡金坤的认真和出色的教学让人一时忘记。贾村小学已从8名学生发展到60多名学生。胡金坤总是独自承担所有的教学任务。

胡庆如还保留着爷爷给学生们批改过的作文的装订本,是用毛笔写的。“当学生写好句子的时候,爷爷会用毛笔点一点,然后用评论来表扬他们。如果你写得不好,在它旁边画一个“小圆圈”,写下你的缺点和不足,并指出如何改正。胡庆如说道。

“爷爷还写了《珠算新集》,就像我们今天常说的校本教材。”胡庆如介绍。为了教学生珠算,胡金坤根据自己的实践经验,将一些珠算规则编成浅显易懂的韵文,然后编辑成册传授给学生。

胡金坤不仅珠算教得好,而且珠算也打得好。他在一次珠算技能比赛中获得了全县第一名,被誉为“铁算盘”。因为他算盘打得好,胡金坤经过六年的教学,被调到县供销社当会计兼副经理,最后从县电力局退休。

小时候,胡庆如对爷爷的印象是,每逢节假日,总有父母带着孩子向爷爷道谢和磕头,很多已经工作过的学生来看望爷爷。

今天,胡金坤已经去世30多年了。他留下的不仅是老人回忆的故事,还有16个字留给他家族的继承人,"要孝顺、善良、不知疲倦、尽职尽责"。"这是我们胡家做老师的道德准则."胡庆如说道。

第二代:在他父亲胡庆瑞

胡庆如和他祖父的学生在中央电视台的“中国在故事中”节目

胡金坤离开学校后,高等教育行政部门安排了两位老师:一位老师觉得条件太难,匆忙离开;据说另一位老师被他的父母赶走了,因为他不能控制他的学生,也没有高标准。就这样,贾村小学一度失去了老师。

胡庆如的父亲胡庆瑞从小在贾村小学学习。胡庆瑞1959年高中毕业。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想象。他的父亲把他叫到身边:“我们的村庄又小又偏远。没人想来这里。学校不能一直没有老师。请留下来教书。”胡庆瑞无法拒绝父亲的话。就这样,胡庆瑞接过了父亲的教鞭。

"我父亲继承了我祖父的想法。为了减轻学生家庭的经济负担,他经常带领学生在课余时间工作和学习。”胡庆如说道。胡庆瑞带领学生们在春天编织草帽和辫子,在夏天割草喂牛,在秋天捡麦穗,在学校为学生们捡毛笔、墨水、纸和砚,还有凳子。

那时,胡庆瑞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在村里上识字课。扫盲班在村子中间的一块空地上举行,那里有一棵枣树。胡庆瑞在枣树的树枝上挂了一盏灯笼,还挂了一块他自己做的小黑板。村里的年轻人和女人都在灯光下听他说话。来听讲座的人坐在他们带来的小凳子上。一些老人也带着旋转的彩车边旋转边听讲座。这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特殊场景。

胡庆瑞1959年至1969年在贾村小学当老师。他自学一年级到五年级的所有课程,是一名典型的全科医生。除了主课,他还教学生唱歌、打腰鼓、打铜鼓和计算。学生们愿意上他的课。”我父亲写了漂亮的书法。每年春节,他都要为村里的村民写几天对联。他帮助任何家庭写婚礼和葬礼。”胡庆如说道。

在1970年,wh

1972年胡庆瑞成为正式成员后,他调离了贾村。胡庆如的母亲开始取代村里缺少的老师。1974年,在村委会的一再要求下,胡庆瑞被调回村里教初中。1979年,村办初中班集中在乡镇,胡庆瑞被调到长河镇中学任教。胡庆瑞于1985年调任田福村学区负责人,1995年调任昌河乡教育委员会主任,2000年退休。

后来,贾村失去了初中班级,学校开始缩小,只剩下两名老师。一至四年级的老师是胡庆如的母亲和村里的王老师。1981年,胡庆如的母亲因病离职,只留下贾村小学一名教师。

第三代:胡庆如

胡庆如手持中央电视台颁发的“最美乡村教师”奖杯

胡庆如和他的父亲一样,1981年17岁高中毕业,开始在贾村小学当代课老师。

当老师不是胡庆如想要的。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士兵。这个想法受到了他叔叔胡庆恒的影响,胡庆恒曾经送过他一件陆军的无标记军装,这是他在高中时最喜欢的。

胡庆如高中一毕业,就报名参军。当政治考试和体格检查通过后,他的父亲说:“你不应该参军,而应该留下来教书。我们村里的学校是你爷爷创办的。我接管了你祖父的班级。你母亲现在身体不好。学校里没有老师,所以你可以去学校接管。”

胡庆如的内心充满了复杂,但显然他父亲的期望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门槛。

所以,就像他父亲被祖父留下一样,胡庆如也被父亲留在了贾村小学。

从此,胡庆如放弃了以军人身份看世界的机会,继承了祖父和父亲的事业,走上了贾村小学的讲台。

虽然他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师范教育,但他的家人给了胡庆如最好的教育。受祖父和父母的影响,胡庆如从小就受到他们的影响,当他第一次登上讲台时,就赢得了学生们的喜爱。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胡庆如带着他们一起学习和玩耍。虽然当时的代课工资只有每月18元,胡庆如却沉浸在当老师的快乐中。

胡庆如在工作中顺风顺水,贾村小学的教学成绩一直在全乡名列前茅。然而,在他的一生中,胡庆如遇到了“失败”,他微薄的工资使他非常紧张。胡庆如仍然记得他经常去县城开会和做生意,但为了省钱,他从来不愿意在餐馆吃饭。1989年,胡庆如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当时,他的工资只有90元,他经常半年甚至一年都拿不到。

20世纪80年代末,商品经济逐渐兴起,萍乡县的自行车产业很快让许多人富裕起来。胡庆如周围有很多人,包括一些私人教师和代课教师,已经辞职去经商了。他们过着更加富裕的生活,但胡庆如一家的生活一直在原地踏步。

贫困压倒了胡庆如一家。在家里赶上一些特殊的事情,胡庆如经常不得不借钱生活,这种生活似乎没有尽头。那时,即使他出去做临时工,他一个月也能挣几百元。胡庆如显然是这个价值体系中的“失败者”。他无法真正让全家人摆脱经济困境。

后来,胡庆如的妹夫在成都经营自行车配件赚了很多钱,回来鼓励他一起工作:“妹夫,和我一起工作,我每年至少可以投资5万元,所以不要做一个贫穷的私人老师!”

情人也一再催促。

因此,胡庆如向村委会和学区领导提交了辞职报告。村党委书记胡泽村红着眼睛对胡庆如说:“庆如,我们村又穷又偏。没人想来。如果你不这样做,就不会有老师。”

尽管如此,胡庆如还是决定辞职下海。在那个秋天的下午,胡庆如决定给孩子上他的“最后一课”。

当我得知老师要离开他们时,教室里一片寂静

胡庆如的家庭拥有11亩土地,他的妻子在工作日做所有的农活。在农忙季节,为了不耽误学生的作业,胡庆如把农具放在地里,随时在地里干活。他们中的一些人并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容易坚持,但是他们需要在生活的道路上一天一天地走下去。因为这种“忍”,胡庆如的心里总是欠着爱人一份情。

最艰难的时刻早已在胡庆如的记忆中,但如果有人问起,他喜欢谈论他奋斗的岁月。他说,“那个时期的热情值得记住。”

在胡庆如接手的第一批学生中,有几个基础差的学生和两个来自其他村子的学生。胡庆如每天晚上都把他们叫到自己家里,帮他们补习功课。在每天的辅导结束后,胡庆如把他们一个接一个带回家。后来,五名大学生走出了教室。

从第一届毕业班开始,胡庆如送走的每一个毕业班都会经历一次创新的毕业典礼。他将为班上所有的学生准备一盘磁带,这样每个学生都可以对着录音机讲述自己的梦想。2000年,一群毕业近十年的学生回到学校参加一个聚会。胡庆如拿出那年的录像带给他们看。“当时,我告诉胡先生,我决心去医科大学当一名医生。现在我的梦想实现了。没有胡先生的训练,这是做不到的。”现在,萍乡县医院的医生王晓娟听到自己的声音时,不禁潸然泪下。

这些刻有梦想的磁带是胡庆如对教育最深的爱。

第四代:儿子胡树东,女儿胡树贵

胡庆如,女儿在央视“回声响亮”节目网站

胡庆如的儿子胡树东是80后。像当年的胡庆如一样,最初的理想不是当老师。胡树东的爱好是美术。他一直梦想考上一所美术学院,但当他如愿以偿时,他的父亲说服他选择了一所师范学院。

2006年,胡树东大学毕业,加入了萍乡三中乡镇中学。此后,胡家第四代也登上了一个三尺高的讲台,接过了农村教育燎原之火的火炬。

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胡树东的月薪只有600元。对一个年轻人来说,这点钱勉强够开支。那时,他和他的爱人必须每月计算费用。他开玩笑地经历了一场“有计划的爱情”。

像当年的父亲一样,胡树东有时会感到无能为力,在机会面前挣扎。多年来,胡树东周围的许多人都去条件较好的县学校工作。2014年,县一中公开招聘教师。根据胡树东的教学成绩和专业能力,在县一中工作没有什么大问题。当胡树东征求父亲的意见时,他的父亲告诉他,“农村学校总有人做教学工作。事实上,农村学校更需要你。”胡树东终于放弃了进入县城的想法。

参加工作后,胡树东教授了四门课程:语文、历史、地理和体育。2017年秋,一直热爱体育的胡树东被分配到学校任教,原因是学校缺少体育教师。学生们都笑着说:“我们的体育课是由我们的语文老师教的!”

如今,在新一轮肺炎流行期间,初中一年级地理老师胡树东每天都忙于备课和通过互联网在网上教学生。

与胡树东不同,胡淑桂,一个主修幼儿园教师的妹妹,一毕业就在北京找到了一份幼儿园教师的工作。她一直向往大城市的生活,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回到家乡当老师。直到2014年,胡庆如登上了中央电视台“最美乡村教师”的讲台。胡舒贵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对她父亲的采访。她理解父亲肩负的家庭使命。我第一次走进聚光灯下,那是我父亲职业生涯中的一个亮点,也让胡树根找到了回到家乡当老师的勇气。

后来,胡叔贵回到家乡长河镇的一所幼儿园工作。这所幼儿园是胡庆如用“最美丽的乡村教师”20万英镑的奖金翻修的。他一直在考虑在家乡办一所像样的幼儿园。

“我不知道

再次回到村里的小学工作,胡庆如不再只是教室里的老师。他想用新农村教师的形象来支持农村文明的复兴。他正在寻找一种新的方式来影响民俗,使贾成为“教育村”和“新农村”。

2016年春节,胡庆如发起了“贾村教育基金会”。他带头捐了一万元。他向村里的优秀高中生和大学生颁发奖学金,向学习成绩优异的贫困家庭学生颁发助学金,向培养优秀学生的家庭颁发“教育成就家庭”的旗帜。

今年春节前,贾村教育基金会赞助并举办了第一届贾村全民朗诵比赛。从70岁到幼儿园的孩子们都争相参加。胡庆如的努力是为了对抗衰落的农村文化。

除了教书育人,胡庆如还是园艺大师。他照料院子里所有的花草树木。

如果春天来了,这个庭院就是一个生态花园,这是最美丽的教育形象。这就像在贾村的一所小学门口走出一片绿地。

Source |中国教师日报

Author |中国教师日报记者朱清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