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材涨价 背后推手是谁

  • 日期:03-15
  • 点击:(1349)


原标题:中药价格上涨的幕后黑手是谁?最近,国内中药市场传来一些中药品种价格上涨的消息。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实地调查,一些中草药确实存在价格波动,有的甚至出现大幅上涨。原因是,除了减少原产国的生产和调整通关政策,一些人也受到怀疑。中药价格上涨后,直接导致制药企业中成药原料价格上涨。一些药品会涨价,最终市场消费者会“买单”。

进口和常用中草药价格大幅上涨

昨天每公斤豆蔻的价格只有160元,但今天已经涨到了165元左右12月5日,在广西玉林从事香料业务的经理廖告诉第一财经新闻,上周只有130元左右(以下价格为“公斤价格”)。

公开数据显示小豆蔻是一种进口的中草药,在中国已经使用了很长时间。具有行气暖胃、消积解酒的功效。通常用作芳香健胃、祛风、止呕剂。它主要产于东南亚。传统的中国豆蔻产品一直是从泰国和印度尼西亚进口的。

玉林中草药市场是政府授权的17个中草药市场之一,已有30多年的历史。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该市场是东南亚中药材通关后的“第一站”配送中心。廖经理在这里从事香料业务多年,主要是通过零售渠道配送货物。在他看来,豆蔻是今年价格涨幅最大的中草药之一。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多方调查,玉林市场的豆蔻价格与亳州、安徽、普宁、广东等地的中药市场价格基本一致,呈现“一比一”的趋势。

几个商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豆蔻价格的上涨与东南亚生产和通关程序的减少有关。“目前,通关非常严格。进口不会很快到来,国内商品相对较少。”普宁市场的香料商人陈说。

在廖经理的印象中,豆蔻市场并不像现在这样火爆。"今年年初,售价仅为每斤6或70元."廖经理说,当他继续转卖豆蔻时,他发现豆蔻市场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贵。

根据中草药信息门户“中草药天地网”,豆蔻的历史价格在2018年12月初只有55元左右,年中只有60-70元。但自8月份以来,豆蔻的价格一直在上涨,11月份突破了100元大关。据此,自去年年底以来,豆蔻的产量增加了200%以上。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调查,小豆蔻的市场情况在更早的时候就很普遍了。据在亳州康美中药城从事香料生意十多年的潘老板说,2017年,两年前,每公斤才30多元。"原本非常便宜的东西现在价格翻了一番。"

进口豆蔻的增加可能是一个特例,但它不是一个孤立的例子。第一财经记者从调查中了解到,目前进口的薏苡仁、土茯苓等中药材品种也大幅增加。

普宁市场的商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进口的薏苡仁和土茯苓都在增加。普宁的商人说,目前薏苡仁每16元卖1公斤,而大面积的土茯苓每30元卖1公斤。

薏苡仁自古以来就是一种极好的滋补食品。薏苡仁是日常生活中常用的食物,也是一种重要的中药。根据康美中医药网的价格监测数据,薏苡仁的价格为

中药狗脊作为抗风湿药物的重要品种,近年来也获得了显着的发展势头。亳州市场的商家指出,狗脊价格从几个月前的7元/公斤上涨到现在的16元/公斤,仅在5个月内就上涨了128%。

此外,川芎和板蓝根属于同一种根和茎类型的中药,近年来表现出显着的生长。川芎具有活血止痛的功效,是许多中成药的原料,这些中成药在今年有所增加。从去年底的15元左右到现在的20元左右,增幅超过33%。

此外,板蓝根的价格也上涨了,年初只有9.65元左右,11月飙升至16元。仅在四个月内,增幅就高达65.8%。

现在是流感季节和板蓝根的销售季节。“最新消息是,经过此前的上涨,菘蓝已经进入实际消化阶段,但总体而言,价格仍相对强劲。”一家生产板蓝根颗粒的制药公司的相关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新闻。

上述人士还告诉记者,虽然板蓝根正处于销售旺季,价格有望上涨,但涨幅之快仍超出行业预期。

有操纵的痕迹

一般来说,中草药价格的上涨与供求关系、产地的天气以及种植者减产和恶意炒作压力商品密切相关中国的一些中成药公司认为,最近中草药价格的上涨既与人为因素有关,也与减产因素有关。

陈静莉和其他在普宁从事中草药生意几十年的人也持有同样的观点。“豆蔻价格高的主要原因是产量减少,再加上海关的严格审批,还有人为的投机。”经理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许多中草药商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豆蔻的销售背后有操纵的痕迹。作为一种非必要的香料,小豆蔻可以被其他品种取代。但是最近,豆蔻的价格涨得很高。

第一位财经记者发现,今年7月份之后的几个月里,豆蔻的当前高价上涨了几倍。此外,豆蔻价格最猛的上涨发生在最近,即12月的第一周,当时价格从110元/公斤飙升至165元/公斤。

像小豆蔻一样,许多中草药的价格从今年7月开始上涨。根据中草药价格指数,从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亳州市场的狗脊价格保持在7元左右。然而,7月份之后,狗脊的价格逐步上涨,从7月底的10元涨到11月的15元。

中药价格指数显示,今年黄芩价格也有所上涨,所有规格为“科种/甘肃”、“苦秦/内蒙古”、“调秦/河北”的黄芩品种都有所上涨。

据上述经理陈介绍,豆蔻等传统中药手工操作不足为奇,“主要是因为进口商品难以进入国内,国内商品相对较少,受产量下降影响。”

许多中药商人认为产量减少的中药品种很容易被人为炒作,因为它们的市场容量很小。“如果市场容量大,数量大,投机就不能进行。毕竟,投机需要信息、人力和物力的叠加。”

上述商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传统中药“炒”的套路通常是从源头抓起,“扫荡”商品,然后抬高产地的价格。然后,从市场开始,把商品带到任何地方,然后抬高价格。“中药价格的持续上涨导致市场谨慎购买。”目前,豆蔻的主要需求者是制药公司和香料所有者,“零星”的大宗商品占了一些,“大宗商品”无法移动,因为价格太高,人们无法接受市场。

由于2016年霜冻和暴风雪的影响,草果产量骤降,库存短缺,导致2017年价格大幅上涨,创下120元以上的历史新高。受高价刺激,农民们对种植的热情随之而来。

然而,2018年年中之后,草果逐渐开始进入一个新的生产时期,价格也跌入一个低点。价值指数显示,到2018年底,草果已跌至约38元。展望2019年,尽管草果在6月份涨到了50元左右,但目前已经跌至45元左右。

“草果价格下跌的原因是产量增加了。”普宁市场的商人说,要炒作中草药的价格,他们需要信息、人力和资金。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调查,菘蓝的价格上涨伴随着种子生产和产量的下降。然而,这种药“只是需要”,市场需求飙升。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也有资本干预囤积的迹象。

一家上市公司的首席采购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目前板蓝根的上涨背后,人们担心会有资金储备。“事实上,市场上并不缺少板蓝根。一些公司认为价格合适时就会囤积。受资金影响,价格有所上涨。”

菘蓝的确是十字花科植物菘蓝的干燥根。菘蓝适应性强,产地分布广。目前在甘肃、黑龙江、新疆和内蒙古等十几个省都有栽培。

菘蓝虽然种植广泛,但优质品种仍然受到企业的青睐。据第一财经记者报道,在中国发行板蓝根的大多数企业都是上市公司和其他制药行业的领军企业,而广药和香雪海药业则是其中的佼佼者。在华南有它们的分布。

目前,中药市场行情波动明显,价格波动很大。“缺货的商品会很快被拉起,商品会立即下跌。与谷物和其他作物不同,各国没有相关的储存计划。上述商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购买中药的金融投资

作为中成药的主要原料,如果一些中药的价格继续上涨,终端中成药的价格肯定会上涨。

豆蔻是一些治疗胃病的中成药的原料,如百口调中丸和健胃十味丸。这些调理脾胃、促进消化的中成药在市场上销路很好。

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方网站的数据查询,健胃十味丸生产有4份批准文件。此外,百口调中丸生产有9个批准文件。生产企业包括内蒙古蒙药股份有限公司、京福康药业集团赤峰龙丹制药有限公司、包头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上述制药公司的销售人员明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已经注意到豆蔻的涨价,并谈到了随后对公司终端产品价格的影响。“应该有(涨价)。随着药材价格的上涨,生产成本会增加,结算价格(出厂价)肯定会上涨。这(涨价)是正常的。我们不能亏本做生意。”

但是,当谈到随后的药品价格上涨幅度时,上述销售人员说他们“不清楚”,需要评估市场上豆蔻的价格上涨,最终由财务部计算。

除了小豆蔻,牛黄是许多中成药的重要原料,也是药材。例如,市场上常用的牛黄上清丸和安宫牛黄丸都有牛黄原料。

最近,人工牛黄和天然胆汁黄的价格大幅上涨。中草药价格指数显示,亳州市场人工牛黄的价格为800元/公斤,比去年底的500元/公斤上涨了60%。天然胆汁黄的价格为40万元/公斤,比去年底的32万元/公斤上涨了25%。

《中国药典》 (2015

最近,生产黄连上清片的国内企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公司不得不提高出厂价。

黄连上清片说明主要成分为黄芩、川芎等原料。最近,这些品种显着增加。

对一些中药企业来说,成本控制压力很大。

"现在企业的采购部门就像金融投资部门。它必须观察趋势,防止价格每天上涨。”中国西南一家中成药公司的采购负责人陈彤(化名)向第一财经记者叹了口气。

事实上,大多数上市公司都提前储备了公司核心产品的原材料,但有时他们可能无法准确预测。

“根据市场情况,如果预计中草药原料价格会提前上涨,我们会提前干预,购买和储存原料,以度过涨价期。然而,100%准确地预测是不可能的,有时价格会被迫上涨。”上述制药公司上市公司的首席采购官坦言。

据第一财经记者报道,最近国内野生慈菇的价格上涨可能会导致公司配方颗粒未来的价格上涨。人马座是一些中药配方颗粒的原料。《中国药典》指出射手座具有清热解毒、化痰散结的功能,主要用于治疗痈肿疖瘰疬、痰核等。

“以前只有300或400元,但现在已经涨到1600元左右了。”首席采购官说人马座的价格已经翻了好几倍。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早在今年11月,就有消息称,自去年市场价格上涨以来,国内正品射手座一直表现强劲,市场价格一直保持在1300元左右的高位。

"即使我们囤积,总有一天我们也会提高价格。"首席采购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